当前位置: 首页  >> 首页幻灯片  >> 查看详情

追梦中华·红色记忆(三):高擎红旗抗倭寇

来源: 海内外资讯  日期:2020-09-15 20:18:20  点击:5659 
分享:
1936年下半年,在海外侨胞带回的报纸上,冯白驹看到了中共中央公布的《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这是在和省委、党中央失去联系多年后,第一次听到中共中央的声音,冯白驹顿时如获至宝。


1936年下半年,在海外侨胞带回的报纸上,冯白驹看到了中共中央公布的《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这是在和省委、党中央失去联系多年后,第一次听到中共中央的声音,冯白驹顿时如获至宝


更令人欣喜的是,1937年上半年,被冯白驹派往香港寻找党组织的陈玉清,终于找到了中共南方临时工作委员会(简称“南委”)。在南委传达的中央关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方针政策指导下,19377月,冯白驹和琼崖特委主动致函琼崖国民党当局,提出停止内战、团结抗日的主张。不久,国民党表示同意冯白驹和琼崖特委的谈判要求。

不料,双方正在府城谈判时,国民党竟然逮捕了冯白驹。冯白驹的小女儿冯尔曾对记者说,当时为了及时掌握谈判情况,父亲从特委驻地赶到了府城附近的塔市乡,和母亲两人住在一位革命老妈妈家里,结果有人告密,导致两人被捕。“最开始国民党只知是抓共产党,抓了后才得知对方竟然是赫赫有名的冯白驹,一下子得意的不得了,觉得抓到了宝,妄图以此为筹码迫使特委在谈判中让步。”

但冯白驹怎么可能让他们如愿!他非但毫不让步,还在国民党的眼皮子底下跟狱中秘密党支部接上了头。冯尔曾告诉记者:“当时狱中秘密党支部已经策反了一个看守监狱的小队长,叫吴克之,计划万一冯白驹有生命危险,就由吴克之安排越狱。”

吴克之后来成了琼崖纵队副司令员,在解放海南岛的战斗中协助冯白驹指挥部队,战功赫赫。不过,这次冯白驹出狱,没有用上他的营救方案。就在冯白驹入狱的第二天,消息即被公开,一时群情激愤。工人、学生、民主人士、爱国商人和海外侨胞纷纷谴责琼崖国民党当局破坏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行为,周恩来亲自向蒋介石提出抗议,叶剑英也写信给国民党广东当局。多方努力下,国民党先释放了冯白驹的妻子曾惠予,随后,蒋介石被迫于193711月下令无条件释放冯白驹。

出狱后,冯白驹作为琼崖特委常委(冯被捕后特委书记由其他人担任,19412月起又担任特委书记),继续坚持我党我军必须独立自主的原则,与国民党谈判。一年多的艰难谈判后,国民党终于放弃了将红军“溶化”的企图,因为日本侵略者的矛头已经直指琼崖。



地处华南乃至太平洋的战略要地,铁矿丰富的海南岛被日军觊觎已久。19389月,日军的飞机开始轰炸海口、府城,军舰闯进了三亚一带的榆林港。1021日,广州沦陷,海南岛危在旦夕。第二天,琼崖国共两党达成协议,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终于正式形成。

125日,琼崖红军在琼山县云龙市(今海口市琼山区云龙镇)的六月婆庙前举行改编仪式,改编后的队伍番号为“广东民众抗日自卫团第十四区独立队”,史称“云龙改编”。独立队规模不大,仅有300多人,近300支枪,但这支精悍的队伍很快打响了自己的名声。
1939210日凌晨,日军在舰艇和飞机的掩护下入侵海南,当天上午就占领了府城和海口,大有一口鲸吞琼崖之势。赖永生向记者介绍:“当时国民党的正规军152师已经撤回大陆,留在海南的国民党驻军只有两个保安团,加上壮丁和地方兵团,加起来有4000多人。他们做了一些抵抗,但根本不堪一击,很快退缩到山区。”

挺身而出的是冯白驹率领的抗日独立队。他一听到日军飞机的轰鸣声,就和独立队领导分析判断,日军占领海口、府城后必定要跨过南渡江东进。今天的南渡江已有数架大桥沟通东西两岸,但当年江上无桥,渡江只能坐船,因此,冯白驹命令独立队第一中队在渡江东进的必经之路——潭口渡口阻击日军。

潭口,距离独立队驻地约10公里。210日一大早,第一中队80多人一路急行军,很快赶到潭口渡口东岸,埋伏在树林里。80多人阻击日军数千人,对方还有飞机轰炸,这场战役该怎么打?第一中队副中队长符荣鼎回忆:“当敌机俯冲时,守渡口的部队用排枪对空射击;等敌机略过再回头轰炸时,又立即向后面的丛林里转移……我们冒着敌机的狂轰滥炸,饿着肚子在潭口渡口坚持了整整一天……傍晚,敌机终于灰溜溜地飞走了,对岸的敌人也不见有什么动静。”

潭口一战,让猖狂的日军第一次在海南岛吃了苦头,更重要的是,这一战打响了琼崖抗日的第一枪,极大鼓舞了琼崖人民抗日的士气。

海外侨胞受到感召。1939年的一天夜里,海南文昌漆黑的海面上,突然闪烁出几束亮光,随着海浪的拍打声,陆续有人游到了岸边。这支特殊的队伍,是由245名归国华侨组成的“琼崖华侨回乡服务团”。

少年儿童也投身抗战队伍。数万名10岁至16岁的少年组成了儿童抗日救国团,他们的身影活跃在全岛各县、区的乡村,搞宣传、筹粮款、站岗、放哨、送信、侦察……历任村、乡、区儿童团长的琼崖老战士符树森回忆:“我们把树上瞭望与地下监视相结合,暗号联络与接力报警相结合,做到白天黑夜不间断,一环扣一环,曾无数次使抗日军民避免了敌人的突袭。”



冯白驹直接领导的独立抗战队伍更是日益壮大。符荣鼎写道:“潭口阻击战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300多人的独立队迅猛发展成为有1400多人的琼崖抗日独立总队,在敌后燃起了熊熊的抗日烽火。” 1940年冬,独立总队发展到3000多人,部队活动遍及琼山、文昌、澄迈、临高、儋县、昌江、感恩、万宁、琼东、乐会、定安11个县,琼文、美合和六连岭等多个抗日根据地进一步巩固和扩大。
 

相关首页幻灯片

    暂无信息